八界社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八界社区
您所在的位置:八界网 > 景点名胜 > 文化遗产 > 普罗旺斯小镇游记

普罗旺斯小镇游记

2010-05-13 15:34 来源:  >>进入八界社区讨论
搜索相关:

  普罗旺斯小镇游记


  阿维尼翁主教宫在19世纪大革命时期遭到严重的破坏,几乎所有的室内陈设和艺术品被损毁和掠夺,甚至连壁画也没有逃过劫难。


  初晓普罗旺斯(Provence)是通过作家Peter Mayle所著的《普罗旺斯系列》,优美的散文配图,让人无不憧憬那一片世外桃源般的土地。我一直以为普罗旺斯是法南的一个小镇,此次欧行方才了解到,普罗旺斯其实是位于法国南部的一个大省,在这片土地上,孕育出许许多多的玲珑小镇,各具特色,数不胜数。阿维尼翁(Avignon)系普罗旺斯的交通枢纽。


  朋友常说,去普罗旺斯看草,指的便是美丽的薰衣草。若是每年6、7月时,熏衣草正当季,沁人的芳香随风流动在空气中,一片片紫色的汪洋大海,该是怎样的一番浪漫情景!9月早过了看草季,经过丽友人的指点,我们此行普罗旺斯之旅的目标——小镇,我对此充满了期待。


  从图尔直接往阿维尼翁不算快捷,反不如先行回到巴黎的里昂车站,再乘坐TGV直抵阿维尼翁。半天是在火车上,坐到我开始晕火车,和TGV的车速也大有关系。(Tips:Avignon TGV 与Avignon Center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火车站,前者是高速火车站,位于阿维尼翁的近郊,后者则在旧城城墙外,中间相隔了6公里之遥。一般的,从高速车站往城区,需搭乘大巴过渡,一站制,15分钟即可到达终点Center火车站。买票时要特别留意。)


  “凡高之旅”(Van Gogh in Provence)的团是LS在巴黎帮忙订好的,到达阿维尼翁的次日下午2点出发,行程包括St Remy de Provence、Les Baux de Provence和阿尔勒(Arles)三个地点或小镇。


  酒店小巧精致,是一栋很有历史的旧楼改造的,唯一的阳台房留给了我们,喜欢得紧,正对着庭院里繁茂的大树和鲜花。家具也是古色古香的呢,散发着家庭式的温馨。Check-in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游客中心(Tourist Info Center),看看当日下午或者次日早上能去哪儿。


  游客中心的柜台小伙儿用一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眼睛,把我彻底迷失在蓝汪汪的深邃之中,将信用卡彻底遗忘在柜台也浑然不觉,好在欧洲人一般不好捡别人东西,即将踏出大门被人喊回去。小伙儿人不是一般的好,我们计划去的每一个目的地都帮我们做了详细的解说,捧出一堆地图告诉我们怎么去,还主动提出帮我们预订次日早上出发的半天小镇团,我们当然感激不及。最后,当小伙儿耐心又热情地取出列车时刻表,介绍阿尔勒可以乘搭火车自助游,十几分钟就有一班,往返方便云云,无奈我们的信用卡号早已押给旅行社,24小时内的退订被断然拒绝了。


  总结雨神到达某地的第二天必然落雨的经验,趁今日尚且碧空万里,还是在受古城墙保护的旧城区随意溜达吧。正抬手给建于14世纪保存完好的城墙拍照,突然一辆轿车伴着劲乐嘎然而止,横在我面前。我顿时一惊,退了一步,啥事?没等回过神来,只见车内坐有两个年轻人,十分夸张地从车内探出头来,嘴里乌里哇啦喊着,又不停地摆Pose,兴奋地指着我手中的相机……原来是让我给他俩也来一张啊!俩帅哥真是热情又可爱!在国外,主动要求照相的人可不多啊!他们那股子一本正经举着V的模样,我忍俊不禁,感情小地方的人就是民风纯朴啊,也格外好客呢。目送轿车风驰而去,呜呜的车鸣声消失在小巷,小心脏还激烈地跳动了一会儿。


  心有余悸地别过当地帅哥,误打误撞地发现,这个小镇其实有一条蛮不错的商业街,有令人惊喜的大牌店。Shopping一轮,临近下午5点,才急急忙忙地找旅行社确认次日参团。居然,旅行社的工作人员有个中国留学生,送了我们参观优惠卡,接着赶往阿维尼翁主教宫(Palais des Papes)。买票入主教宫内参观,耳机讲解是免费的,而且配备有中文。


  阿维尼翁以主教宫闻名天下,可为什么罗马教廷会迁址阿维尼翁这个不起眼的小城?要追溯至14世纪初,当时罗马政教各派别之间斗争激烈,加之法国国王腓力四世(Philippe IV)极力抵制当时的罗马教廷,迫于法国政权压力而选立的教皇克勒芒五世(Pope Clement VI)因此颠沛流离,直到今天法南的阿维尼翁安定下来,于1309年将教廷迁到阿维尼翁城,并开始大兴土木修建教皇宫。14世纪中叶之前,阿维尼翁一直是直属罗马教廷的领地,法国大革命时期才收归法国所有。此后,阿维尼翁相继产生了6位教皇。这是教皇与世俗君主争权失利的结果,也使得阿维尼翁这一小城在教徒眼中举足重轻。阿维尼翁教皇先后历时70余年,因受制于法国王室,历史上有“阿维尼翁之囚”之称。教皇于1377年将教廷迁回罗马。而阿维尼翁主教宫在19世纪大革命时期遭到严重的破坏,几乎所有的室内陈设和艺术品被损毁和掠夺,甚至连壁画也没有逃过劫难。今天能看到的仅是雄伟的建筑,唯剩了一架空荡衰败冷清的空壳。即便里面空空如也,也不允许拍照。与寂寥的沙土色相区别的,惟有宫邸顶部一尊镀金的圣母,在阳光下闪耀眩晕的光彩,这让人对昔日辉煌心生一丝遗憾。


  我们按顺序走了一遍,并没有领悟特别之处,绕道后山爬上观景台,远眺阿维尼翁的全景,落日余辉中,红色的屋顶像极了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风格。


  罗讷河中有一座历史悠久的断桥——圣贝内泽(Pont St Benezet),建于12世纪。传说,800多年以前,15岁的牧羊少年贝内泽因受到神灵启示,率领当地民众在罗纳河上建了一座大桥。这座大桥原本有22个拱孔,是杰出的欧洲中世纪建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它是罗纳河下游唯一的桥,也是西班牙与意大利之间朝圣的惯用通道。经过多次洪水侵袭后,终于在1668年的洪水中万劫不复,如今的贝内泽桥仅余了4个拱孔。


  房屋风格有点类似意大利,食物风格则倾向于西班牙。晚餐我们吃上了热乎乎的西班牙海鲜饭,物美价廉。


  回酒店的路上,恰遇火烧云,绚烂地一塌糊涂,我除了站在安全港“哇哇”乱叫,就只能拼命按快门来表示我对这片景象的极度欣赏和赞叹之情了。想必当地归家的居民看到的是:一个傻乎乎的丫头身处密匝的车流之中,上窜下跳,猛拍照片,就差骑路灯柱了。从最初的淡彩,到即将消逝的浓艳,回光返照至最后的一抹红晕,这段美丽持续了约20分钟,我就呆了20分钟,用不同的模式,拍了四十余照片。


  然后,心满意足地回酒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