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手机社区网
您所在的位置:八界网 > 亚洲美食 > 燕翅鲍肚参 > 在上海雍福会的奢华享受

在上海雍福会的奢华享受

2010-02-08 11:42 来源:  >>进入八界社区讨论
搜索相关:

在上海雍福会的奢华享受

 

很少能够看到把东方文化与西方艺术结合得非常好的建筑,但雍福会绝对算一个。其主楼建于三十年代,是西班牙风格建筑,在1980-2001年期间曾是英国领馆,此前是前苏联、越南的领馆。2001年起,经雍福会主人汪兴政三年多的精心策划和建造,这里俨然成为一家近乎博物馆的花园餐厅。主楼共三层,供应传统上海佳肴,品的是本帮地道口味,享的是精准西式服务,意在让宾客重拾十里洋场的典雅生活品味。用餐区包括一楼主厅、一楼两个包房和紧邻庭院的户外露台,二楼是中厅、小厅、两个包房和会员专用的阳光屋,以及三楼一个包房。

 

庭院内的中心区域六艺堂是会员私人宴请活动的舞台。这里完整迁移自江南的清初江南木造大宅院的厅堂,正中央有块“六艺堂”的匾,为明代书法家扬逸所写。一条从浙江东阳“搬”来的楠木木雕饰顶,细致地雕刻花鸟虫鱼人物故事。据说这饰顶当初像积木一样拆下来,在每一个构件上编上号码,然后煞费苦心地在上海重组,屋顶上还特意为院子里那棵老柿子树留下一格空间。与之对应的墙是大老远从西藏运来的藏布墙面,上面的纹饰用油漆手工绘就。

 

酒吧区“密训堂”据说是旧时相夫教子“不与外人语”的地方,这里却是一扇完全现代化的自动门,走进去紧挨着门的左手是摆放祭祀用品的地方,现在巧妙地变成了吧台。酒吧里摆放着各色仿古的家具,吧台上有1930年代大美烟公司的招牌和1950、1960年代的电话机,一旁西式的贵妃塌静静地挨在中式雕花窗边,仿佛蕴藏着一个大家族的神秘史。

 

只对会员提供的顶级雪茄吧菜香书屋,主要以英式下午茶与晚间私人聚会为主。步入这间雪茄吧,中国古代的天然“冰箱”映入眼帘。而那绿色的1960年代的GUCCI沙发更是成龙、张曼玉每次来必坐的地方,与之相对应的是明代的太师椅和八仙桌,上面铺着清代的金绣。不远处一张明代的福家千金小姐床占据房间的一角,让人联想到小姐的闺房,加上FENDI的沙发,东西方的结合,带来古今家私的视觉冲击。墙上、天花板上、桌上的灯盏盏不同,柔和的灯光,幽幽的爵士乐,这里的氛围与情致最适合与最重要的人分享。

 

雍福会的成功,很大一部分源于它的主人——汪兴政。他是上海第一代华人服装设计师,以设计男装为主。2001年,汪兴政租下上海永福路上原本是英国领事馆的一处宅院,开始筹建雍福会。将中国悠久文化底蕴以“美术”这种国际语言进行传达是汪兴政最得意之举,雍福会整个院落陈列了大小近千件艺术精品及古董,全部出自主人的个人收藏,将金、木、水、火、土等各元素运用到极致的效果。

 

目前雍福会的会员分为三种,最高级的荣誉会员,需由主人汪兴政亲自邀请入会,普通人则需交纳规定费用即可成为会员,包括2万元入会的精英会员,和1万元入会的女士会员,以后每年续费2400元。会员可免收用餐时15%的服务费,雍福会会员有权享用全球130多家顶级私人会所,会员只需通过雍福会的转介,便可获得IAC(国际俱乐部联盟)的会员接待礼遇。

 
雍福会  别名:Yongfoo Elite
地址: 徐汇区永福路200号原英国领事馆(近湖南路)
电话: 021-54662727 64719181
特色: 上海本帮菜
 

食家综评:“花园洋房”,“英国领事馆”的“旧址”。环境充满了“优雅”的“贵气”,“皮沙发、小姐床、书架古筝、清代长廊”、“老板收藏的珍品”一一呈现,每一处独具“匠心”的细节都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服务“很好”,每位脸上都有“灿烂”的笑容,还会应要求带客人四处参观,“讲解每处角落,每个古董的来历”。正餐出品本帮菜,“商务”为主。下午茶“完完全全的英式范儿”,消费“同高档酒吧差不多”,适合“难得奢侈”的小情调。 。


食家推荐:油爆虾 鹅肝 蟹粉鱼翅 枣泥酥 大明虾


食家评论

食家一:人生何处不儿嬉

老上海在人们心目中已远远超过对一个年代的回忆而上升为一个理念、一份情怀。汪兴政先生花了三年时间装修、三年时间试菜,不单用雍福会构筑了他记忆中的老上海,更用雍福会实现了他中西合璧的设计理想。

来到雍福会,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只有半车宽的大门,并不显眼的红墙灰瓦毫不招摇,墙上写着不大不小的“雍福会”三个字和The Yongfoo Elite的英文名,正楷字与英文摆在一起,已经在告诉访客,这是个中西合璧的场所。下方的浮雕是中国古代常出现的“蝙蝠莲花图”,“蝠”与“福”同音,因此蝙蝠在我国文化中被认为是幸福的象征;而莲花也是传统的吉祥图案。大门旁边还有个老上海风情的招牌迎风招展。还未进门,低调、古典与时尚的奢华感已经迎面扑来。


穿过锈迹斑斑的绿色铁栅门,沿着一条小径走进雍福会,两侧栽种的冬青和松柏把院内景致遮的严严实实。走出小径,一棵巨大的雪松昂然而立,由于快要到圣诞节,树上挂了许多银色的铃铛和彩带,显得很漂亮。后来与汪先生聊天时我们才了解到,原来在雍福会,树的栽种要看属性,一草一木均渗透着古今、东西各异的文化气质。


雍福会的主楼就在旁边,是个典型的上海老洋房,小小的入口依旧低调,像是到了旧上海某大户人家的公馆。正门上匾额写着“聚德堂”,意为德才兼备德在先。推门而入,湖蓝色的雕花墙布与上方的铜制西式顶灯发出的黄色光晕让这个不大的门厅充满奢华的味道。门厅左边有一个壁炉,壁炉上方则是匾额,上面是刘墉的真迹“履无咎盦”,意为放松一下,自由自在。匾下放着清乾隆十七年吉日造的香炉。经过西式吧台,转向左边,就到了一楼的主用餐区域。


面积并不大的用餐区采用金黄色的墙布, 10张餐桌前摆放着各种古典款式的欧式座椅或Couch,很西式的感觉。银色方盘托白色餐盘,白色手工绣台布,窗幔十分特别,蓝色的横着垂下,红色上绣孔雀尾羽。旧式橱柜里摆放的古董都是主人的收藏。一副用琉璃烧制的对联“东鲁雅言诗书达礼;西京明训孝弟力田”挂在大厅中央,却不显突兀。我们随后的午餐就在这个大厅里进行。这样一个环境在我们眼里看来似乎更适合吃西餐,但汪先生说他构思雍福会的时候,就决定不做西餐。“雍福会建筑花了3年,试菜用了3年,构思的结果是一个多元的、丰富的、跨度很大的组合体。什么样的菜能匹配这样的环境?首先我不想做西餐。西餐很容易,找个顶级大厨就好了。我希望做中餐。”


老板汪先生说,很多西方人都知道中国菜好吃,但中国菜在世界上最没有地位,为什么?其实中餐和西餐的差别代表了文明程度的差别。西餐是一个系统,附加值很高。除了菜肴的口感,还有视觉等其他方面的感受。汪先生把它叫做“中餐体验”和“西餐体验”。吃中餐,客人的要求很单一,就是吃得好。而雍福会的中餐吸收了很多西方的做法。“其实不管哪个行业都在寻求突破。由于受到技术的限制,产品突破必须寻找附加值——跨行业、跨文化的附加值,这样出来的产品才能胜出一筹。雍福会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菜品的附加值。”

雍福会的菜肴属于经典上海菜,掌勺的则是上海菜大师陈伯荣的嫡传弟子——丁永强。在来到雍福会以前,他曾是华庭宾馆的总厨。

 

雍福会菜式,渗入古法烹调,使用自制酱料,口味较清淡,再加上中餐西吃的新颖模式,使得古典上海菜颇有旧貌换新颜的意境。当天中午的试餐,我们邀请了上海著名独立食评人江礼旸老师参加。本来点了6道菜,后来又加了一道“火朣鸡汤”。汪先生谈到,火朣鸡汤之所以一定要尝,是因为这个鸡汤做法很讲究。先用一只鸡煨汤,再用煨好的汤来煨第二只鸡,这样汤与鸡就能够相溶,在菜理上是嫁接的意思。

 

菜开始上桌。第一道就是雍福会的招牌菜——酱拼。所谓酱拼,就是有酱鸭、河虾、瑶柱和白果做成的拼盘,再配上青葡萄点缀。绿色葡萄下的干冰被注水之后,散发缕缕轻烟,淡化了浓油赤酱在色泽上的单调。汪先生告诉我们,酱拼以前其实是上海人吃早饭时用的。酱拼里用的瑶柱必须一般大小,规格统一,要经过严格筛选。而做酱拼的酱油则是雍福会的密制酱油,所以味道正宗。“我们用中国和西方两种思维方式对菜进行了改良,让中国菜与雍福会的环境相容。比如有机蔬菜做的沙拉,我却在里头放了中式酱料和日式芥末,味道很特别。这就是雍福会在菜肴上的中西合璧。”

第二道菜则是同样浓油赤酱的油爆河虾。据汪先生介绍,做这道菜时,必须把虾脚剪掉,让壳肉分离,再把油烧至9成热,放入备好的河虾,虾在锅里只有20几秒的时间而已,这样就保证了虾肉的鲜嫩。“甜上口,咸收口”是这道油爆河虾的最大优点,其实它既不很甜,也不很咸,不甜不咸的口味保证了它不会像因为口感太咸而带来收口时的苦味。吃这道菜时,我们发现油爆虾同酱拼里的瑶柱一样,都是一般大小,这样的精益求精,值得敬佩。

 

再来就是蟹粉鱼翅。说起这道菜,汪先生非常得意。他说,本帮菜的核心就在于蟹。鱼翅好吃不是因为鱼翅本身,而是因为高汤。广东鱼翅是用骨头或鸡做的高汤调制而成,而雍福会的鱼翅虽然也是用高汤,但鱼翅上裹了一层蟹粉,所以味道更为鲜美。我们一尝,果然不一般,虽然鱼翅不够鲜亮,但蟹粉的鲜味和鱼翅的嫩滑一结合,绝非一般鱼翅可媲美。汪先生认为,菜有“菜性”,原料与原料在烹饪过程中互相补充,从而凸显出这道菜的品质,大厨的能力就显现在能否发现菜性上。“最好的例子就是蕃茄炒蛋,没有什么番茄炒鸡蛋更合适,因为它们在一起表现最好,菜性相投。”此外,

 

紧跟着的上汤芦笋虽然味道上没太多特色,但青绿诱人,火候正好,口感上佳。用这道菜时,汪先生讲到上海菜本身四季分明,是典型的“节气菜”,但凡素菜,就应当在当令的时候吃,比如春笋、韭菜等。孔夫子也曾说过“不时不食”,就是这个道理。汪先生还打算把节气菜在雍福会的菜单上标出来,这也是对中国的饮食文化的传承。随后的“火朣鸡汤”果然如前所说,名不虚传,江礼旸老师对它赞不绝口。肉丝黄豆汤用的是10块钱1斤的有机黄豆,汤依旧是高汤,典型的上海风味菜。最后则是一道甜品木瓜炖雪蛤,品质也不错。


食家二:lingk99
人均:¥550

建议大家只来这里喝喝酒,散散步。这个地方很隐私,很浪漫,是个低调约会的好地方。进去后就让你想到老上海(上海滩)的样子。房子,装修,尤其是花园漂亮的没话说。花园里竟然还有一样床,超级像古装连续剧里面的情节。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家私人婚礼,Jazz歌声在花园中好好听...

推荐: 油爆虾  鹅肝  鸡汤

食家三:nova13
人均:¥600

环境还不错,不过门口招牌说被评为最佳会所就有点。。。
菜式色面一般,但是味道实在是不错~ 虾啊鱼啊都很嫩 鸡汤味道也很不错。

推荐: 鸡汤  桂鱼


食家四:shineway0423
人均:¥500

这种环境下怎么都不能被称为“小资”,而是“奢侈”。跟老板去的,一个项目完成后的慰劳餐。实在是太符合上海人的上海情节了。在这个幽静的道路上,路过N多次一般人都不会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先说吃的东西吧,口味不错,但整个用餐环境实在是好,因为价格高,所以用餐的人不多,老外相对来说特别多。洋房里面古董很多,还有院子里的雪茄室等等很海派古典的格调,可以请服务员带你兜一圈并讲解每个小角落、每个古董的来历,听听故事很有意思。这地方就是玩情调、砸银子的。。。想附庸风雅的话可以中午来喝喝咖啡、吃吃茶,也就是跟比较好的酒吧一杯饮料差不多的价位。吃饭么~要是月收入不上个2-3万的还是少来为好~别人请另算。

推荐: 蟹粉鱼翅  鹅肝  大明虾


食家五:sajjkk

环境是没话说了,有个大大的花园,庭院的陈设及错落没的说了,绝对的休闲怡情的地方.这里的环境就是如此的迷人,晚上开灯的时候更是有味道,错落有致的灯光把花园映衬得分外妖娆。那天去喝下午茶,走到里面,忽然飘来一阵花露水的味道,雨后的花园,有些闷,顿时让人神清气爽!头菜:烧腊水果拼盘,酱鸭的味道偏咸,比较硬质。蔬果里我喜欢百香果的口感。干烧明虾:没有特别出彩的做法,口味是传统的,明虾的肉质比较新鲜。蟹子鹅肝酱:我喜欢的一道菜,鹅肝的细腻口感值得回味。焗石斑鱼:超大的分量,整整一块比我的手掌还大!很努力的沾色拉酱吃,还是没有吃完,汗~~虾子茭白:唯一的一道口味偏咸的菜,茭白切丝,烧的很入味。枣泥酥:做的非常精致,馅料甜度适中,外脆里酥,雍福会纯属吃情调的一个地方吧。

推荐: 大明虾  枣泥酥  油爆虾  鹅肝  下午茶


食家六:may_cmbh
人均:¥598

"If a woman can't make her mistakes charming, she is only a female."

从各类生活时尚类杂志的曝光率统计就可判定,雍福会基本已可列入沪上“去之前就知道不可能会好吃”的顶级烧包店,or “上海滩斩洋人的top3之选(OK,请上海的xdjm们帮我选出其他两家店吧@[email protected])”。不过,素来勇气多过智慧的猫总还是非常想试,反正就算吃不饱,咱们也预留了去小杨生煎唱第二站天后嘛;p

 

没错,这一餐我们的人均接近600块,然而仔细看看你便知这在雍福会其实已经算节俭。鱼翅鲍鱼等等丝毫没点,可见此地如用正餐人均过千实在轻而易举。酒单的选择非常赞,除却价格翻了好多番;相对算得上实惠的是大瓶Voss卖90块钱。而最朴实的家常菜质素也并不见得好过人均30元的海金滋,值得称赞的仅仅是分量为迎合洋人的习惯而大大丰满。从餐前小食的豆腐干(20元/碟,1分)开始就基本找不到超过1分的菜:酱鸭拼酱鸭舌(140元,1分)里面的鸭舌蛮灵,酱鸭呢就有股怪味道;菜心走油肉(100元,1分)也类似,改良版滤干肥油的五花肉是做好了不知道多久后热热上来的,鲜甜的菜心倒是被本属肉食系的猫总消灭的干干净净^O^;3月份吃油焖笋(90元,0.5分)应该还不算很过季吧?可是他家的笋实在是这1年来猫总吃过最老的:(雪菜黄鱼汤(80元)和韭黄鱼丝春卷(60元)也都是1分。此外还试了略fusion的黑块菌清酒菠菜(70元)和蟹糊芦笋(90元),糟践食材不说,这两款凉菜的难吃法都很奇特,或许这便是所谓创意的初衷吧;p

 

再往后说,汁水鲜甜肉质嫩弹的油爆虾(180元,3分)是唯一一道让猫总满意的菜;而干煸山椒乳鸽(120元,0分)则明目张胆的拿没有翅尖的鹌鹑来李代桃僵囧rz并且在我们提出质疑后堂而皇之的自冷库里拿出一只尚未化冻、成本不过十几元的廉价乳鸽继续雷人囧rz囧rz……这种行径简直可以说是变本加厉的惊悚+恐吓了:O

 

由此读者也可看出,虽然说价位已经不逊于Park Hyatt这个级别的酒店餐厅&也像Park Hyatt一样收了15%的服务费,雍福会的服务就实在是糟糕。先是一落座便问我们要不要喝那些几百八一壶的菊花龙井乌龙茶——这真不是有档次的馆子该做的事;安福路这条单行线的小马路不好等车,餐后一干人等皆抄手聊天也没有人会替客人主动叫车(OK,最后在我们的多次要求下还是慢吞吞的做了);噢对了,作为对鹌鹑代乳鸽之雷人事件的补偿,最后还慷慨的送了“本来要收费的果盘”……OMG,嗷买嘎,真有人在这儿办婚礼么?恨嫁的猫总反正是不敢呢"=_=

 

关于环境我颇同意花枝的看法。连没多少文化的辣妹都会唱too much is nothing,且不说此地所谓too much的细节又粗糙得很。厚重窗帘&楼梯扶手上的丝绒垫子腌臜又灰旧,马桶圈有令人作呕的污迹囧rz(我们去的时候并不是来不及打扫的忙碌时段),花园里的布幔廉价邋遢……和这些最基本的环境清洁参数比起来,展示柜里的大坨假翡翠、随处可见的伪劣黄铜五金件和洗手间没有热水用简直算不得一回事。

 

当然,上述这些你从照片上看都是看不出的&_*而且就内饰搭配来说,雍福会的品味毕竟还是大大好过阿拉北京类似的烧包店LAN(呃,LAN那乱喷水的洗手间明显还是好用一点哈),因此,猫总仍然推荐各位上海本地小资&非本地的小资观光客们来雍福会用次下午茶,只是来之前请务必做好关于这地方high tea的质素也一定不咋地的心理预期。毕竟,雍福会的调调实在太能满足海派恶俗浮躁的暴发展示欲了,比如某人就很自卑的说,“如果我是一个除了钱啥也没有的煤老板,这地方还真能把我唬住”;p出门时猫总一行甚至有幸偶遇了若干兴高采烈的自小车里跳下来的中年怪蜀黍,以及,从他们的车号来看,伊拉来自本市某某区政府@[email protected]

 

如此这般,comme ci comme ca……然而即便那一晚有无穷多的雷人事,我也不会给雍福会一个向下的大拇指。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肯把碟子里的青菜乖乖的吃完,那么对你来说,这仍然算得上是满意的一餐。

推荐: 油爆虾